主页 > U生活帮 >汤姆‧麦利殊:到底是谁说科学不用想像力的?

汤姆‧麦利殊:到底是谁说科学不用想像力的?

2020-07-20  浏览量:193

汤姆‧麦利殊:到底是谁说科学不用想像力的?

  理论物理学家汤姆‧麦利殊(Tom McLeish)在新书《科学的诗与音乐》(The Poetry and Music of Science)里反驳了「科学没有想像力存在的空间」的普遍说法,他认为事实正好相反,如果没有想像力根本不可能带来科学突破。

  麦利殊说:「如果缺少必要的第一步,没有重新想像自然的创造力、没有想像现象表面背后可能发生的事情,那幺就不可能出现科学。」爱因斯坦也对这个问题发表自己的看法,他在1929年受访时说:「我是个能自由发挥想像力的艺术家。想像力远比知识更重要。知识有限,但想像力环绕世界。」

  每个科学家都知道这点,但两个世纪以来,他们对此始终保持沉默,更喜欢用「经验方法」或「科学发现的逻辑」这种安全的叙述。科学教育则注重结果的呈现与传授知识,而不重视天马行空的想像与失败的想法,或者科学家灵光一闪、启发顿悟的时刻。媒体也传达同样的讯息,就像英国广播公司(BBC)在电脑科学纪录片里,主持人面对镜头对观众坚定地声明「科学没有想像力存在的空间」。

  同样需要想像力的艺术家、作家和作曲家对作品也会反覆进行实验,艺术家不断刮除画布上的颜料、无数次改写段落句子、重新挑选音乐素材,这些都是在物质约束下运用创意产生预料之外的结果。艺术家也不吝于对材料、语言或声音如何达成目标提出设想,无论这些构想有多幺模糊。

  英国小说和科学实验方法在历史上的同时诞生并非巧合,儘管艺术与科学所做的事情不同,但两者运用想像力的共同目的都是为了挣脱创造力的束缚。它们需要被挖掘出来,否则将被羞于谈论想像力的科学家与艺术家所掩盖。聆听任何人的创作——无论是音乐、数学、油画还是量子理论,以及因受限所产生的创造力——是汤姆‧麦利殊新书的主轴,他对此提出了想像力的三种模式。

汤姆‧麦利殊:到底是谁说科学不用想像力的?

  第一种「视觉想像」模式是艺术家的主要灵感来源,但从分子生物学家到天体物理学家的许多科学家也是如此,天文学是最早的投影几何供应者,观者必须透过观察二维画布上的表现或印象,来重建出一个三维世界,他们从这幅名为「天空」的画里「看见」宇宙的任务具有清晰的结构相似性。

  第二种模式是「文字和语言」模式。在小说诞生之初,科学与散文或诗歌中的文字之间的紧密纠缠,诗人威廉‧华兹渥斯(William Wordsworth)在《抒情歌谣集》(Lyrical Ballads)序言中预见了这段未来:「化学家、植物学家或矿物学家最遥远的发现,都将成为适合诗歌艺术创作的对象,它可以应用在任何事物上,如果我们熟悉这些事物的那天到来……」

  但也有例外存在,像是R‧S‧托马斯(R. S. Thomas)和叶慈(W. B. Yeats)偶尔在诗里提及的浪漫想像至今仍未能实现,而且他们肯定对科学叙述越来越枯燥乏味感到遗憾和难过。

  第三种模式是图片和文字皆消失,只留下音乐与数学的抽象。两者有共同之处,旋律和声学与数学结构紧密连结,不只是它们表面共有的数字结构,而是它们在我们的心智形成的整个宇宙中的表徵形式。

汤姆‧麦利殊:到底是谁说科学不用想像力的?

  在经历深刻的反思之后,要认识到需要跨学科思考才能理解这一切,而且还只是一小步。如果说科学与艺术那幺相似,那该怎样才能用实际可行的方式发展科学的想像力呢?这对科学家本身和整个人类社会都会带来影响。

  麦利殊回顾自己的物理学家历程,他不记得在博士或博士后期间有哪个时刻(即使是探讨研究方法或生活方式时),特别促进科学思想重要的创造性流动。然而,还是有很多在科学生涯之初值得一提的事情:视觉和听觉的定期接触,交替的精神集中和整体放鬆,并在处理问题时空出休息时间。

  更广泛地说,思考科学的益处、参与高品质的科学写作,并认识科学在人类文化中佔据与艺术同等深刻的结构地位,都会让科学变得更加丰富与充实。透过探索除正规教育以外的其他途径进入科学——从历史和哲学内涵、简单而深刻的思想,以及对自然的敏锐观察所带来的乐趣——更多人可能会发现「科学不适合我」的论述来得太早也太频繁,这些说法不过是一种残酷的谎言。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推荐

最新文章

热门文章